首页 蒙古22年就灭掉了西夏?

蒙古22年就灭掉了西夏?

西夏是以党项族为主体所树立的封建政权,其辖地包含今宁夏、甘肃的大部以及内蒙鄂尔多斯等区域和陕西的部分区域。西夏桓宗李纯祐操控时期,操控集团日趋迂腐,国势转衰。西夏北境与克烈、乃蛮两部连界,早有往来,克…

西夏是以党项族为主体所树立的封建政权,其辖地包含今宁夏、甘肃的大部以及内蒙鄂尔多斯等区域和陕西的部分区域。西夏桓宗李纯祐操控时期,操控集团日趋迂腐,国势转衰。西夏北境与克烈、乃蛮两部连界,早有往来,克烈部王罕之叔、王罕自己都曾流亡或借道西夏。1203年,铁木真灭克烈部时,王罕子桑昆也逃往西夏,一路以剽掠为生,被西夏人逐出后,又逃到龟兹,在那里被杀。西夏尽管没有接收桑昆的流亡,可是却答应他过境,在蒙古可汗看来是一种敌对行为,也为日后开战供给了口实。

1205年三月,铁木真灭乃蛮和蔑儿乞后派怯古里秃、耶律阿海侵略西夏,破边防城堡力吉里寨,四月,蒙古军带着许多战利品回来漠北,六月,李纯祐修正被损坏的城堡,大赦境内,十一月派戎跋涉行反击。西夏军向北跋涉,但未产生战役便折返。西夏与克烈部传统的睦邻联系阻止了成吉思汗的兴起和争霸,相对微小的国力也便利蒙古打听久居国家真假,并且西夏地点的河西走廊,自古以来便是东西方交通的首要路途,拓荒东西方贸易联系就必须要操控这一区域,为将来操控住这一前往西方的必经之路,从而扩展与西方各国的文明经贸比例做好预备,成吉思汗托言追击克烈残部,差遣先头部队进入西夏境内侦查与袭扰,大约也是1205年侵略西夏的动机之一。

蒙古初次攻夏,时刻短、进军路途单一、远离西夏内地,纵深千里,饱载即还,为第二年蒙古帝国初建奠定了必定的物质基础。1206年初春,铁木真在斡难河即大汗位,尊号成吉思汗。而同年李安全也废掉了李纯祐成为新一代西夏皇帝。1207年秋,成吉思汗托言西夏不纳贡和李安全废主自立,派兵第2次侵略西夏,方针直指西夏北方要塞兀剌海城,冬天破城并在此驻兵,四出掳掠,五个月后由于粮尽和李安全集结优势军力形成的要挟,蒙古军于1208年春班师回国。

蒙古军的这次举动比较第一次攻夏战役更具含义,由于他们拓荒了新的进军路途,兀剌海城一旦占领,好像直指西夏国都的路途就被打开了。这便是在1209年、1218年、1226年的三次战役中,成吉思汗依然以此路途为主攻方向的原因,它带给西夏的要挟更直接。

关于这第2次侵略,大多数史书都称成吉思汗随军亲往。可是,在1208年乃蛮屈出律和蔑儿乞脱黑脱阿的力气被打败之前,成吉思汗或许还没必要亲身南行,就像《西夏书事》载1217年底西征前夕他亲身攻击中兴府,但依据《蒙古秘史》①,远征花剌子模优先于伐夏,成吉思汗没有亲征的必要,并且蒙古军“渡河来攻”,只能是来自东边木华黎军。本年冬,蒙古军追杀蔑儿乞部到额尔齐斯河,脱黑脱阿中箭而死,屈出律逃往西辽。

蒙古军从兀剌海会师后,同年五月或十月,或许是由于蒙古军屯兵边境,西夏遣使求救于金朝,但却得到了金帝完颜璟“敌人相攻,世界之福,吾何患焉?”的回复。这儿有个小细节需求考证,《西夏书事》把金廷的这句回复放在了次年蒙古军围中兴府时期,皇帝也变成了完颜永济。吴广成的《西夏书事》是清代的作品,尽管具有很高价值但也需求找宋元史书进行对照才更适宜,这儿便是他玩的一个春秋笔法,《大金国志》里说出这句话的分明是1208年在位的金章宗完颜璟②,并且也与《金史》的记载相符③。

在这儿要为金卫绍王完颜永济正名,人家尽管被《金史》点评“软弱鲜智能”,可也不能把一切短视的行为都算到他头上吧④?金廷本来就对篡位的李安全情绪冷酷,尽管夏使仍照旧至金贺正旦、天寿节,但金朝却在1207年后停止遣使至夏贺生日,经济上也取消了对西夏之赐,交际上也降低了对使者的招待标准,间接地标明对李安全的不认可。尽管李安全仇恨金朝不帮助自己,但也没有经过抢掠金朝来补偿自己被蒙古抢掠的丢失,1207年秋七月遣使至金赎人口,金朝“尽数放还”,1208年冬十月,也遣使贺金天寿节,总算进一步保持了夏金之间的友善联系。

1209年春,畏吾儿国归顺蒙古。在此之前,金臣李藻、午逢辰、白纶、田广明面对蒙古的要挟,上书劝北伐,但遭到了完颜璟的对立,各杖一百。所以四人带着家眷北逃至蒙古,竭力劝说成吉思汗攻击金朝。这与成吉思汗的主意不约而同,可是在对立强壮的金朝之前,他必须先有效地削弱西夏,防止其从侧后发起的进攻,为离散金夏联盟,保证攻金的顺畅,成吉思汗总算亲率大军第三次攻击西夏。这场远征中蒙古军的军力史无明文,尽管《蒙古秘史》称1206年建国时分封九十五千户,可是首先在一致战役时期蒙古人就有许多伤亡,许多的千户在分封时并不满千,秘史的九十五千户实际上是一个杂凑起来的功臣表,有许多过错并排的当地,《元史》中的六十五千户或许更挨近史实。不必夸张畏吾儿的帮助,在征西辽时他们仅供给了三百人,而规划更大的西征花剌子模时,畏吾儿的军力是一万人,哈剌鲁六千人。因而这时的蒙古军最多七万人。

但在此刻,蒙古并没有灭掉西夏的计划,由于蒙古军若想灭夏,必定久拖不决而耗费军力,即使灭夏,此刻的蒙古马队也不会据守城池,中兴府还要被金朝所占,添加今后作战的困难。现在我们蒙古能够用武力迫使西夏结盟,命其攻金,既减轻了自己的担负,又削弱了夏金两国的实力。

1209年三月,蒙古军先举兵出黑水城北,从兀剌海西关口进入河西,西夏皇帝李安全命太子李承祯为主帅,大都督府令公高逸为副帅,领兵五万迎战蒙古军。蒙古军见西夏军离城列阵,正中下怀,遂将其一举击退。西夏太子逃走,副帅高逸阵前被俘,不平而死。蒙古军乘势再次攻击兀剌海城,丰州人谢睦欢劝守将出降,而太傅西壁讹答率兵巷战被俘。兀剌海再次失守,这时现已是夏四月了。

依照习气,成吉思汗或许在兀剌海驻夏,并命蒙古军四处侦查,其间一部蒙古军直逼西夏国都中兴府的外围要地——贺兰山关口克夷门,此处地形险恶,关外两山坚持,仅一径可通,悬绝不行登,为西夏右厢朝顺监军司的治所,驻军达七万人,西夏大将嵬名令公受命率军五万帮助克夷门。起先,嵬名令公在山间设下伏兵,待蒙古兵至,嵬名令公带领拿手山地作战的西夏马队自山坡冲下,以高高在上之势,凭仗优势军力在野战中打败了劳师远来的蒙古军。之后西夏军回来了阵地,进行防卫。

成吉思汗在兀剌海驻夏完毕后,于七月亲身领兵进霸占夷门,两个月下来嵬名令公逐渐放松警戒,变得轻敌。成吉思汗让蒙古军故作退兵状,并用游兵诱惑嵬名令公冲下山坡,脱离险峻,途中设下匿伏。嵬名令公进入空阔地带,成果被蒙古大军围住,西夏军兵败如山倒,嵬名令公被捉拿。成吉思汗随即回兵占领了克夷门⑤。自此,通往中兴府的路上四通八达,蒙古军急速跳过贺兰山,驻扎在孛王庙,着手围住中兴府。成吉思汗在兀剌海驻夏,开始进霸占夷门的蒙军统帅并非自己是笔者的估测,由于成吉思汗一向有夏日消暑再于秋季班师的习气⑥,罕见的破例是西征花剌子模时于夏六月班师,那是由于阿尔泰山及天山山脉苦寒,须在秋深曾经,度过天山。兀剌海也在第2次伐夏之役中有被蒙古军占有驻扎的纪录,并且据耶律楚材《过夏国新安县》⑦,兀剌海区域应该是合适驻夏的凉快区域。如此一来《西夏书事》中剧烈的克夷门“对峙两月”,怕仅仅西夏人自己的揄扬润饰之词。

接下来的前史,传统说法一般是结合《元史》与《西夏书事》的记载⑧,成吉思汗带领蒙古军于九月围住了西夏国都中兴府,久攻不下之后决议引黄河水淹中兴府,成果由于技术手段缺乏,堤堰溃缺,汹涌的黄河河水涌入蒙古军营地,迫使蒙古撤军;半途西夏向金朝求救,却被短视的完颜永济回绝。但冷门史料《立只威忠惠公神道碑》⑨却供给了两个非常有意思的细节,一是在蒙军围困中兴府五旬之后,西夏人就现已遣使求和;二是使者竟然是在和林见到了成吉思汗自己。

现在需求结合以上诸史所载对水淹中兴府的进程从头做个梳理了。在攻破克夷门后,成吉思汗就像日后一攻中都时驻扎在龙虎台派哲别军去打听相同驻扎在郊外的孛王庙,派兵围住了中兴府,李安全亲身督率将士登上城门,依托巩固的城墙进行防护,蒙古军难以破城。九月连日大雨,中兴府地形较低,其西为唐徕渠,其南为红花渠,其东为黄河,郊外四周湖塘布满。大雨使得黄河及郊外渠、湖之水暴升,所以成吉思汗到黄河下流筑起堤堰,使上游洪流流灌中兴府城内,城内水深数尺,房子坍毁,不少居民被淹死。不久或许是为了处理西北各部事宜,成吉思汗留下一部军力继续围住,自己率剩余的戎行带着俘虏的西壁讹答和嵬名令公回来蒙古。

到了十一月,撑不下去的李安全得知自己的臣子曲也怯律的儿子察罕⑩在蒙古当官,便差遣他带着察合公主去和林求和,成吉思汗命令曲也怯律与属下扎剌可抹哥经过饮用含有金屑的酒宣誓为盟。所以西壁讹答被开释,和曲也怯律一起回来西夏,此刻现已是十二月,因水久淹,中兴府城墙有坍塌溃决的风险,李安全及全城居民危在旦夕。就在这时,堤堰忽然溃决,洪流向郊外流,蒙古军遂突围,但称不上“丢失惨重不得不撤军”,由于蒙古主力早已回师,而跟着订定合同的达到,蒙古军也无需继续攻击下去?。这时西壁讹答已到中兴府,入城谕降,李安全所以登上城楼和蒙古军统帅隔河相见,约好和洽,并当即派人向成吉思汗表明愿为做右手出力,并征集了赶不胜赶的骆驼献上,所以蒙古军北还。

▲1205—1224蒙古攻夏略图

西壁讹答不久病死,而关于软禁在蒙古的嵬名令公,成吉思汗数次派人招降,但都被据守民族大义的嵬名令公回绝?。李安全从西壁讹答处得知嵬名令公没有死,便遣使送礼将他换回,总算让他在次年三月回到了西夏,八月西夏就对金葭州发起了进攻。而1211年七月蒙古三路伐金时,西夏齐王李遵顼废掉了李安全自立,是为西夏神宗。

李遵顼在位年间,西夏使用蒙古攻金、金朝国势大衰的形势,屡次对金西边州郡进行攻掠,使得金朝疲于奔命。但一起西夏也因征发日多不胜奔命,迫使李遵顼企图脱节蒙古军操控。为了惩戒,1218年初春成吉思汗在处理西北业务以及与花剌子模的交际时,派一支很或许出自木华黎麾下的蒙古戎行由金境渡过黄河反击,此刻西夏毫无防范,蒙古戎行围其国都,迫其君主逃往凉州,无力反抗的李遵顼不得不再次向蒙古请降。从1210年到李遵顼退位的1224年,夏金战役历经13年,巨细战事计40余次。其间西夏先后五次约宋攻金,四次没有成果,仅有的一次夹攻秦、巩,也是无功而还。宋夏夹攻金朝留下了三国互相削弱、蒙古坐收渔翁之利的客观结果,不到十年,西夏和金朝就相继被蒙古所灭,南宋也面对蒙军的进攻。

1223年李遵顼传坐落太子李德旺,同年担任对金战事的木华黎逝世,其子孛鲁继续经略华夏,该年春李德旺因成吉思汗西征长时刻未回认为有隙可乘,便差遣使者去联络黄头回纥和西夏西边的臣属部落一起反抗蒙古,次年西夏遣使至金朝议和。孛鲁向成吉思汗汇报情况,后者密令他乘机征讨。1224年秋,孛鲁攻破银州,杀死夏军数万,掳掠人口和家畜数十万,命蒙古不花驻扎西夏要害之地后回来,这第五次伐夏是蒙夏分裂,成吉思汗灭夏的序曲。1226年正月,成吉思汗亲身讨伐再无使用价值的西夏,并终究将其消除。

回看下来,蒙夏战役从公元1205—1227年,看似继续达22年之久,但直接的军事对立时刻却较为会集,基本上大都会集在两个时期,即1205—1209年和公元1224—1227年间,其间又以公元1209年和公元1226年为主,蒙古前期对西夏的进攻只要打听掠取以及断金左臂的战略含义,只要最终一次意图是真实的消亡西夏,军事意图仅仅制服而不是占有和运营西夏,一向到西征回来后才发起真实的灭夏之战,甚至在灭夏前夕成吉思汗都分兵围住国都,自己率军攻入金境内。

①《蒙古秘史》:成吉思合罕出征前,向唐兀惕大众的不儿罕派青鸟使……阿沙·敢不说:“已然力气缺乏,何须做合罕呢?”这样,不光未班师声援,反而说着鬼话打发青鸟使回来了。成吉思合罕说:“怎样被阿沙·敢不说成这样!我们转换方针先征他们,又有何难?正在指向别人的时分,权且作罢!若蒙长生天保佑,凯旋回銮,那时再说吧!”

②西夏遣使求救于我……所以大军益锐,恐西夏议这以后,乃大举兵攻之。至是,西夏遣使求救,主不该。其臣僚谏曰:“西夏既亡,必来加我。不如与西夏首尾夹攻,能够进步而退守。”主曰:“敌人相攻,世界之福,吾何患焉?”不听。

③《金史·章宗本纪四》:冬十月辛未,以吏部郎中郭郛为高丽生日使。辛巳,宋、高丽、夏遣使来贺。夏国有兵,遣使来告。

④完颜璟的情绪也能够经过《元史·太祖本纪》中他关于永济正告的忽视来对照:“初,帝贡岁币于金,金主使卫王允济受贡于净州。帝见允济不为礼。允济归,欲请兵攻之。”1190年他即位后不久,金国青鸟使至夏,“礼意颇倨”,西夏仁宗李仁孝托言出兵攻金岚、石等州,次年夏又破金鄜州、坊州,并大掠保安州。尽管西夏测验平缓,但两国对立仍存。

⑤《西夏书事》:安全闻蒙古兵深化,遣嵬名令公复率兵五万以拒。蒙古兵至,嵬名令公自山坂驰下,打败之。对峙两月,备渐弛,蒙古主设伏以待,遣游兵诱之入伏获之,遂破克夷。

⑥《蒙鞑备录》:凡有讨伐谋议,先定于三四月间,行于诸国,又于重五宴会共议今秋所向,各归其国消暑牧养,至八月,咸集于燕都,然后启行。

笔者结合各史书考证出自1206年建国后成吉思汗历年驻夏的区域及出处:

1207 蒙古 《元史》载秋征西夏

1208 龙庭 《元史》

1209 兀剌海 《西夏书事》

1210 龙庭 《圣武亲征录》

1211 汪古部 据《元史·阿剌兀思剔吉忽里》等传猜想,本年二月成吉思汗誓师伐金,四月前锋占领洪流泺、丰利等县,七月破乌沙堡、灰河等地

1212 威宁 据《元史·刘伯林传》猜想,刘伯林献该城屈服,成吉思汗命他与耶律秃花一起招降山后诸州,二将于五月克天成

1213 汪古部 《元史》载秋七月克宣德

1214 鱼儿泺 《元史》

1215 桓州凉泾 《元史》

1216 蒙古 《元史》载春还庐朐河行宫

1217 蒙古 《新元史》春,木华黎觐帝于土拉河

1218 和林行宫 《西游录》载春三月抵达和林行在所

1219 额尔齐斯河 《元史》

*

1220 撒马尔罕 《多桑蒙古史》

1221 塔里寒 《元史》

1222 八鲁湾 《元史》

1223 巴哈兰 《多桑蒙古史》

1224 豁兰塔石 《多桑蒙古史》,也便是说《西夏书事》里说成吉思汗亲身领兵攻沙州被籍辣思义所阻是破绽百出

1225 蒙古 《史集》

1226 浑垂山 《西夏书事》

1227 六盘山 《西夏书事》

*据王国维考证:此《录》自庚辰至甲申征西域事,皆后于现实一年。拉施特《史集》及《元史·太祖纪》并一与此同。

⑦时丁亥九月望也。昔年今天渡松关,车马高低行路难。西域阴山有松关。瀚海潮喷千浪白,天山风吼万林丹。气雷霜降非常爽,月比中秋一倍寒。回忆三秋如一梦,梦中不觉到新安。

⑧《圣武亲征录》将三征西夏误记在1210年,并且仅称“秋,复征西夏,入孛王庙,其主失都儿忽出降,献女为好。”《蒙古秘史》也只说成吉思汗刚到西夏就得到了不儿罕的屈服献女并具体记录了他发的誓词,皆未提及水淹中兴府一事。《建炎以来朝野杂记》只说“鞑靼至兴、灵而返”,并写了一个白鞑靼的白波斯“掠夏国之伪公主而去,夏人反臣事之”一事,应是对蒙古攻夏的一种误解。《大金国志》则弥补了西夏方的情绪:“泰和年间,大军侵入,灌水攻城,事急,西夏主登城,隔水相见,面约和洽。这以后差发日多,和洽遂绝。”

⑨时夏人未遵守也,围其城,五旬弗解。夏人弗能支,遣金紫以和解。使见太祖和林,奉夏主之女,请为购以解。太祖命金紫与扎剌可抹哥那颜,屑金和酒认为盟,约为兄弟。抹哥贵族重臣,饮金,国之重盟也。

⑩《元史·察罕传》:察罕……父曲也怯律,为夏臣。其妾方怀察罕,不容于嫡母,以配掌羊群者及里木。察罕稍长,其母以告,且曰:“嫡母已有弟矣。”察罕武勇过人,幼牧羊于野,植杖于地,脱帽置杖端,跪拜歌舞……帝异之,乃挈以归,语光献皇后曰:“今天出猎得佳儿,可善视之。”命给事内廷。及长,赐姓蒙古,妻以宫人弘吉剌氏。

? 日本闻名前史学家小林高四郎更是在自己的《成吉思汗传》傍边写道:“中兴府为水攻所苦,最终,力不能支,不得不纳公主察合屈服。”明显,依照小林高四郎的观念,是西夏主意向蒙古求和,没有一点西夏占到廉价的意味。

?《西夏书事》:太傅西璧氏病死,嵬名令公被囚。蒙古主数使人谕降,不听,日居土室中,蓬首垢面,食惟粗粝,志不稍屈。及安全请和,闻令公未死,遣使以礼请,乃纵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www.almost-heroes.com/news/20220523/3155.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